导航菜单

首页 >  文章 >  19:集体游长沙韶山等来一记惊雷 1000公里归程雪夜武汉桥头遇险

19:集体游长沙韶山等来一记惊雷 1000公里归程雪夜武汉桥头遇险

图片说明:19:集体游长沙韶山等来一记惊雷 1000公里归程雪夜武汉桥头遇险,。

1997年是个好年份,公司内外发生了很多事情。公司外,香港回归,中国一洗百年屈辱。公司内,公司迎来新的总经理和党委书记;老总和部门经理们纷纷扔掉汉显BP机,配上了摩托罗拉1996年新款掌中宝StarTAC翻盖带天线手机;老总和部门经理们的办公室内纷纷买来饮水机,喝起从郑州运来的桶装纯净水;公司招聘来一批大学毕业生,让人怎么看怎么不顺眼。最重要的是,沁北电厂项目终于有了重大进展。沁北电厂1997年启用的办公楼,摄于2016沁北项目1997年6月22日,原湖南益阳电厂总经理肖安来到沁北电厂履新。四天后,世界银行传来消息,认定哈尔滨电气集团在汽机岛的投标,不具备投标资格,其投标应该作废。他们认为,哈尔滨电气集团汽机岛投标的型号,根本就是一个全新的设计,与他们证明自己资质的参考电厂使用的机组型号完全不同。也就是说,其汽机岛的投标没有满足“两台同类型机组三年稳定运营”经验。经过一番交涉,9月30日,河南电力做出让步,同意将汽机岛合同授予日本住友,并承诺很快进行合同谈判。出人意料的是,世界银行于10月8日说哈尔滨电气集团锅炉岛投标也必须视为废标。因为哈尔滨电气集团在投标中,每个机组少配了3台磨煤机。为两个机组补齐漏掉的6台磨煤机,价格上涨将超过6%。我们招标书早就规定,价格变动超过5%就算废标。太行山脚下的沁北电厂这样一来,两个标段都将与哈尔滨无缘。而我们这些吃瓜群众似乎看到两个合同都将跟外国供应商签订,我们出国的机会就来了。我对出国没有强烈的意愿。看过《北京人在纽约》《上海人在东京》之类的电影,听过杨翻译描绘的澳大利亚之行,都让我感觉到,出国后,就得接受鄙视的目光。我不干。实际上,到2020年止,我从未走出过国门。河南电力代表中国政府的立场,迟迟未能就这个结果表态。肖总到任后,公司内部便抓紧时间做准备。其中有一件事就是翻译标书。翻译哪家的标书?当然是最可能中标的两家公司:汽机岛的日本住友和锅炉岛的美国CE。对,我没写错,是CE,燃烧工程公司,不是那个叫通用电气的GE。我们几位翻译和新招聘来的大学毕业生,整整齐齐坐在外事办的大办公室内,将一本标书分成十几份,你译这几页,我译那几页。标书那么多,根本翻译不完。另外,翻译质量非常成问题。手写的稿件,谁看?我觉得,肖总不过想借此机会让这些未来的工程师们熟悉标书。如果只说让他们阅读,一个个偷懒,也不好检查进度。让他们翻译,必须拿出成果来,压力大很多,效果更好。新来的毕业生们不认得单词,便向我们请教。很快他们发现,问我最容易,我不用查词典,张口就来,几乎没有我不认识的单词。在虚荣心的驱使下,我就飘起来。其中,有一位叫刘发灿的,偏不问我,偏要问那位时不时还得要查查词典、甚至查过词典还不得要领的杨翻译,引起我的不快。岳麓书院游长沙时间过得很快,转眼又是隆冬季节。1997年11月底,或者12月初,公司决定不再等待,提前准备与住友和CE洽谈。会谈的地点选择在湖南长沙四星级的长城宾馆。设施比评标的小宾馆好多了。自助餐的饭菜也特别合我的口味,就是一个字:辣。刘主任手里端着托盘,皱着眉头看着那一道比一道辣的菜,气得真骂娘。谈判的对象也到了,住在五星级的华天大酒店里,不知道是住友还是CE。我记得曾跟刘主任一起到华天大酒店去过一趟。1997年新晋级五星级的华天大酒店,灯光明亮,高高的大堂内居然还长着一棵大树。会谈的过程我一点印象也没有。或者,双方还没有开始会谈,都在等消息,等世界银行与河南电力公司之间协商的消息。沁北电厂部分长沙会议人员在岳麓山合影然而,消息迟迟未至,天天呆在宾馆里也不是个事儿,公司组织大家外出浏览、观光。我们去了桔子洲、岳麓书院,去了韶山,参观了毛泽东故居。以前听说英国的牛津、剑桥大学都没有围墙,居民、商店、酒肆与学校的建筑交相,上课得带张地图,否则找不到教室。我觉得那样的学校特别酷,好生羡慕。听说岳麓山上的湖南大学也是这样的学校,心里便坦然不少。原来,咱们中国也有开放式校园的大学。在桔子洲头的桔子林里,桔子落了一地。沁北新任命的总工程师庞总卖弄才情,大声地背诵毛主席的《沁园春.长沙》,结果卡壳了,背不下来。我们仍然谄媚地大大地赞扬一番。也是在那一天,我发现庞总也是一个特别好表现的人。后来,他在公司自己编写一份错误百出的英语试题,要考查各位工程师的英语水平,反倒引得一群人私下里一通窃笑。毕竟,那一帮人密集阅读英文两年多。1998年,公司开会过程中,肖总要紧急给西北电力设计院发一份传真。庞总非要发电子邮件。不知道是对方不会收邮件,还是这边不会发电件,或者是邮件地址写错了。来来回回十几通电话确认,信息也没能传达给对方,惹得肖总发脾气。作者在韶山毛泽东故居前留影,19971998年,中国的互联网风起云涌,新浪网、搜狐网、网易纷纷登场,各地的信息港遍地开花。我也在河南的商都信息港注册了一个电子邮箱。刚刚去看了看,商都信息港居然还活着。自己好出风头,却不喜欢别人出风头,是不是只有我才有这个毛病?不是。我有一个证据。程序员圈子里流传着一个经典的冷幽默。程序员最讨厌的两件事:一是别人写代码不写注释;二是自己写代码必须要写注释。看来,对己对人采用双重标准并不是美国的专利,每个人都一样,对不?湘江雪夜兼程1997年12月12日。根据世界银行公开的报告,那一天,中国财政部向世界银行提出,取消沁北项目贷款。意思说,你的钱咱不借了。这个消息对于公司高层来说,应该不啻于一记惊雷。这意味着多少年的辛勤工作全部被推倒重来,也可能意味着要这里混日子混到退休。公司领导没有告诉我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,只顾安排回家的行程,那就回去吧。我们十几个年轻人一齐动手,将一堆铁皮文件柜、招标书、投标书等物品统统搬上大巴车,随后我们也坐上去。那辆黄海牌大巴车可真不一般!它是1997年公司花60多万买回来的,气囊悬挂,座位高悬,坐上去往车窗外一看,一揽众车小,舒适感极强。记得那车刚买回来不久,我要到郑州出差,请汽车班派车送我到十几公里外一个路口,方便搭乘前往郑州的长途公共汽车。当时,工地上只剩下那辆新买的大巴,其他的车都外出了。于是,司机张建便驾驶那辆可以装载60多人的大巴送我一个人。我感觉特别过瘾。张建当时对我说,开着这车,感觉像在开飞机。张建喜欢开那辆大巴,公司就让他开个够,从焦作开到长沙,再从长沙开回焦作,往返2000多公里。这么远的路程,一个人开车太危险。于是,司机赵小宝随车待命,随时准备当替补。出发的时候,差不多是下午两点,天色阴沉,寒风嗖嗖。我们的车驶出长沙市界时,似乎被收费站罚了款。不知道他们的理由是什么。一路上,我们十几个人还兴致勃勃,有说有笑。走到武汉长江大桥桥头,天色已经完全黑下来,还淅淅沥沥地下起雨加雪。大家早已饥肠辘辘。有人看到路的右手边有一个家叫好运来的饭店,便嚷嚷着要吃饭。吃完饭,张建去开车,结果怎么也开不动。崭新的车,居然坏了!张建、赵小宝打开手电筒往车底盘下照了照,吓了一大跳:刹车杆脱落,杵在地面,所以无法倒车。刹车杆掉了!我们感到头皮一阵发麻。根据道路提示牌,前面一个拐弯,就上武汉长江大桥,雨雪路滑,要是——我们不敢想。真来的这个饭店的名字没取错,给我们带来好运。张建、赵小宝打电话叫人来维修。晚上十一点左右,我们终于又上路了。武汉长江大桥很多人跟我一样,心有余悸,怎么也睡不着。不巧的是,大巴上的空调也坏了。从长沙出来,一路北上,气温越来越低。大家便把自己最厚的衣服穿上,不对,把自己能穿得上的衣服都穿上。最可怜的、最搞笑的当数霍东方,像个刺猬一样,蜷缩在座位上,瑟瑟发抖。他只穿着一件厚夹克,一件衬衣,一件薄薄的毛衣,却穿了三双棉袜子。到达湖北北部孝感一带时,天降大雪。我往车前面看,前面两位司机,一位在开车,一位坐在副驾驶位拢在棉大衣里睡觉。赵小宝的脸被仪表盘上出的光照耀着,显出冷冰冰的轮廓,像石头雕像一般。车头前方,大灯明晃晃的白光里,大片大片的雪花飘落,像是扑向灯光的飞蛾。来到驻马店,天色已经放亮。在郑州,我们吃了个早餐。上午八、九点左右,我们回到沁北电厂家属院。1997年是我和小李的本命年。12月底,吃过百样馅饺子、系红腰带的小李打摩的出了事故,导致脑颅淤血,压迫语言神经,至今仍未完全恢复。我曾专门为小李写过一篇文章。这里就不再重复了。沁北项目聊天群沁北电厂项目,如果用微信聊天的形式,可能会更好懂。我这里模拟一下评标报告上交之后的过程。这里信息完全是公开的,在世界银行的网站能找到。某一天,河南电力拉了一个聊天群,群里有世界银行、河南电力、国际咨询公司萨金伦迪。1997年3月21日河南电力:评标报告已经发你邮箱里了,哈尔滨在锅炉岛、汽机岛中都是评标价最低的投标商。世界银行:收到。1997年3月30日世界银行:你说的哈尔滨电气集团,是一家自负盈亏的公司吗?我们1996年10月4日,提出过相同的问题,你都没有正式答复。河南电力:请稍等。1997年4月7日河南电力:是的,哈尔滨电气集团是一家企业。世界银行:好吧,我承认他是一家企业,但我还是怀疑他的资质达不到投标条件。1997年4月14日世界银行:我们今天进行了内部讨论,主题:哈尔滨真的符合投标资格吗?1997年4月25日世界银行:河南电力,请你的国际咨询公司提供一份独立的评估报告。@萨金伦迪1997年6月4日萨金伦迪:我们独立完成的评标报告已经写好了,请过目。1997年6月25日世界银行:今天我们内部讨论,一致认为哈尔没有投标资格,请河南电力考虑向排名第二的投标商授标。河南电力:为啥?世界银行:你看看他们汽机投标的型号,根本就是一个全新的设计,与他们证明自己资质的电厂使用的型号完全不同。也就是说,汽机岛的投标没有满足“两台同类型机组三年稳定运营”经验。1997年7月11日河南电力:世界银行,你再考虑考虑呗。1997年8月1日河南电力:将哈尔滨电气集团拉进群。哈尔滨:天地良心,我真的符合投标资格,你看,这是我的身份证。@世界银行 @萨金伦迪世界银行:将哈尔滨移出群聊。世界银行:河南电力,你这是干什么?你知道我不会跟投标商讲话的。1997年8月26日世界银行:河南电力,你倒是说话呀!磨磨唧唧,烦死了。1997年8月29日河南电力:信息收到。快了快了。1997年9月5日河南电力:我的选择是没错的,你就认了吧。@世界银行世界银行:我们内部讨论了一下,你没有提供新资料,我们维持原来的意见。@河南电力1997年9月11日世界银行:我们的意见就是这样,同意就同意,不同意就拉倒。@河南电力1997年9月30日河南电力:好吧,好吧,汽机岛,那就给日本住友吧。求求你,锅炉我们还是想买哈尔滨的,你就答应我的这个小小请求吧。@世界银行1997年10月1日世界银行:汽机岛授标给日本住友,我们没意见。1997年10月8日世界银行:对不起哦,河南电力,锅炉岛的合同也不能给哈尔滨。河南电力:这又是为啥?世界银行:哈尔滨承认在投标中,每个机组少配了3台磨煤机。两个机组,补齐漏掉的6台磨煤机的钱,价格上涨6%。你的招标书早就规定,价格变动超过5%就算废标。河南电力:这——1997年12月12日中国财政部强行加入群聊。中国财政部:世界银行,沁北项目的钱我们不要了。世界银行:好吧。

 >  本文声明:

本文内容不代表无码AV视频手机在线免费观看_日韩高清无码手机在线观看_国产成人在线--蜜桃圈APP视频立场,本站仅作整理、存档及学习之用,文章版权归属于原作者所有。

部分原创内容欢迎收藏、学习、交流、转载,但请保留文章出处及链接。

文章名称:19:集体游长沙韶山等来一记惊雷 1000公里归程雪夜武汉桥头遇险

文章地址:http://www.dranewsome.com/article/80.html
有关热门【19:集体游长沙韶山等来一记惊雷 1000公里归程雪夜武汉桥头遇险】的标签